荒唐年代的荒唐事

看这两张三十九年前的历史照片:

20060725110438

20060725110505

我驻英外交人员高举着小本本,大义凛然地喊着口号,一个个恍如香港僵尸电影里的道士们舞着那降妖驱魔的神符,口里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过路神明快显灵!”

真真荒唐!

那是1967年--我没有经历那个年代,这“荒唐”二字可以说得轻松痛快;对于当年燃情岁月有亲身体验的人来说,这里面又有多少慨叹唏嘘,无名沉重。

回应Celn datetime=”2006-08-25 11:35AM”

这些当时的年轻人应该也是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对未来充满了憧憬--跟我们没什么区别吧。

当他们高举着那小本本的时候,心里想着什么呢?

想着这红色本子真的是克敌制胜的法宝,对它越忠诚,他们的生活就更美好,未来就更灿烂了吗?或许是,或许不是。我们现在都知道历史的发展了,只能说时代跟他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经过了这么几十年,我们可以嘬着茶,看着照片,指点当年--也许我们正在象当年的红卫兵一样做着其它的一些荒唐事而毫不察觉。

以史为鉴。可是以什么样的历史,怎么样去鉴呢?

远一点的象以色列入侵黎巴嫩,致千百生灵涂炭;近一点的如小泉参拜,重揭历史伤疤,使东亚各国关系再入冰谷。

再看看中国,更是难以尽数:番禺太石村事件台湾护扁倒扁相殴;香港律师被打

”我们要突破前人,后人也必然要突破我们,这是社会前进的规律。“

但愿如此。

那么我们的后人也可以嘬着茶,看着影片,指点着我们说,“荒唐年代的荒唐事!”

荒唐年代的荒唐事:我驻英外交人员与英人挥棒互殴(组图)

[和讯博客]

“王八七讲话”传达后,外交部的动乱被推向了高潮。

1967年8月16日,造反派捣毁外交部政治部,封闭了部党委,并把外交部副部长姬鹏飞,乔冠华关押进地下室,夺取了外交部的主要领导权力,并开始以外交部名义对外发号施令。

8月20日,外交部以港英当局迫豁香港爱国新闻工作者为由,向英国驻华代办处发出照会,强硬要求港英当局“必须在48小时内撤销对香港《夜报》、《田丰报》、《新午报》的停刊令,无罪释放19名爱国新闻工作者和三家报纸的34名工作人员。”

8月22日晚,最后通牒的时限已到,北京十几个单位的造反派跑到英国驻代办处门前,召集“声讨英帝反华罪行大会”,并进行示威游行,随后又冲入英国驻华代办处,放火烧毁了代办处的办公楼和汽车,直闹得局势一发而不可收拾。

“火烧英国代办处”后,部分英国民众到中国驻伦敦代办处外抗议。中方人员与民众起冲突,认为警察偏袒示威人士,遂挥舞大棒等物与英警互殴,各有伤者。

562

20060725110336

20060725110402

20060725110408

20060725110418

20060725110453

20060725110519

20060725110532


注:这个历史小插曲跟香港的67大暴动遥相呼应。香港67大暴动对香港经济,政治,文化影响深远。

4 thoughts on “荒唐年代的荒唐事”

  1. 我也留意到这事件了。

    看看这个

    http://www.sd.xinhuanet.com/news/2005-09/19/content_5162771.htm

    我真想说,“什么荒唐逻辑!”

    可是你看看文章的回应,还真有不少人认为并不荒唐。

    “也许我们正在象当年的红卫兵一样做着其它的一些荒唐事而毫不察觉。”

    这正是我的感觉。就留待历史做裁判吧。

    不过另一方面说,我们还能看到这些消息,而且每个人都能自由讨论,这就是很大的进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