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艺术家

视觉功厂里陈列的几个罗马金人跟我在新加坡闹市区看到的类似–很多时候这些表演已经融入生活,成为景致的一部分了。我在深圳的东部华侨城也看到过好多金人,形似差不多,不过更像是一种摆设。也许时间久了,大家习惯了,会变得更自然些吧。

倒是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

记得那天给一个金人拍照的时候,见到有个女的对金人那镀过金后金亮浑圆的后臀很好奇,不由自主地走过去轻轻地摸了一下。金人立马变活,回过头来,瞪着眼睛,还要保住脸上的金妆,只能低低地喝着,

“摸什么摸!只能看,不许乱摸!”金人屁股摸不得的。

那个女的愣了一下,却也不怕,只是捂着嘴在笑。

被非礼拉 

这就是我们那受了委屈,而犹带余怒的金色艺术家。

以后金人前面都应该挂个牌子,
“眼看手勿动!”

动则罚款1000。

One thought on “金色艺术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