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姑娘的一段自白

Source: 朝鲜中国网

我出生的朝鲜半岛的一个小山村——五龙里,山村里住着二十多户人家,相互间大家和睦献待,在那小山村只有一条不大的山路通往外面的世界。在我小时候爸爸早就去逝,是妈妈带着我和我唯一的弟弟,我们三人相依为命,我们姐弟俩上学读书,我聪明好学,在学校里成绩总是在人家的前头,可是当读完了朝鲜国家规定的12年教育后我在家想只能和别人一样的下地种田。

当然我也不例外,我也在乡下下地种田了,在这期间,我无意认识个当兵的小年轻人,一见钟情,也是正是我少女青春期的冲动,我喜欢上他了。在朝鲜找个当兵也是件光荣的事,希望他能做好当上官,可是没想到,没一年多他退伍回家了,我还是豪不尤异的跟着他一起回到他的故乡—-在鸭绿江上游的一个小山村里。

当我到他家的开始几天里,看到他家的环境比我家还穷,我还是留下来,把家里的一切整理干净,家虽破,然清爽;为了自己的所爱,我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一转眼一年多了,我过的是烧饭、洗衣,当上了家庭主妇的角色,而老公他上班做事。

在这段时间里,在我的心中就是要能挣点钱多好,能为妈妈多做点事,能为自己的家多做点事,给家人增添些光彩,所以我时刻的把这事放在心中,当我知道我朋友中有一个常跑中国边界做黄金生意的人时,我就去找他,问他能也带上我一起跑跑看,他竟然一下子就答应我,我开始走向跑中国边界的走私贩子。这走私贩子在朝鲜抓得很紧,要是给抓到,不是死刑就是坐牢,我还算顺利,跑了几次都还平安。

在97年的一个晚上,我那搭档匆匆忙忙的跑来和我说:“现在抓得很紧,你还是跑外避避,等风声过去了再回来,我已经帮你联系中国吉林亲戚了,你先过去中国亲戚那住段时间,我随后也来中国”,当时我25岁,还很幼稚,当听了这话后我很怕,自己的主张全没了,很怕给朝鲜政府给抓了,可没想到到了中国会不会也被抓,还认为一切很方便,也就听从他的指挥,我谁也不敢说,老公,家里的妈妈,没说上一句离别的话就离开了自己的国家。

逃亡者很多,我也是逃亡中的一员,在朝鲜界内,我还很害怕,当我们顺利的踏上中国境内时,我开心了,也放心了很多,一切是那么的顺利,然而,我们买了从和龙到吉林的车票上车,到了半路时,我们给中国公安人员全抓了,这时我的心碎了,我希望破灭了,理想完了,心情沉重了。我们被抓后,他们把我们自己所带的钱和物品全没收了,我们什么也没有了,还把我们关在一个空无人住的小屋子里,到了晚上几个公安来了,给送饭来,等我们吃好了后,和我们聊天,我们说:“别把我们送回朝鲜就行,做什么没关系”,所以下来的每个晚上都要陪那些公安睡觉,这就是不送我们回朝鲜的其中一个交易,第二个是他们说把我们送到个好地方帮人家打工挣前钱,申请中国居民身份证和户口,再回朝鲜去,那时就好多了,我们全信以为真,也就全听从他们的安排。(因为那时和我们说的全是朝鲜族的人,我们听得懂)

不知不撅的过了几天后,他们来了三个人,说带我们去找工了,我们那时只是跟着走,上车下车,再坐上火车,经过两天的时间,我们到了沈阳的一个理发店里,(也可以叫着发廊)在那我们住了半天,又开始上火车,再坐汽车,经过一个礼拜的路程,我们到达了福建的福鼎的一个山村里正好是半夜,住了两天,到了第三天,我们全被他们三人叫去一个戏台上,(当时他们用朝鲜话和我们说是招工)下面不断的来人,才不久就看到下面一大片的人群,大人小孩,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这我看到他们从对放拿到钱就叫我们中的一人跟着去,最后我也跟着一个人去了,到了那人的家,我们语言不通,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我一到就把主人家的东西打扫整理,很快就到了晚上,我睡那里呢?主人说谁那,我看到一间好干净的房间,我想中国的人就是富有,我这打工的还能睡得那么好的房间,没想到到我想休息时,进来个男人要和我睡觉,那时我死也不肯,我和他吵架打架,但是我能打得过人家吗?不能,最后我给打得脚断,手也断了,还没给治疗,还得照样陪男人睡觉,这下我哭,我想到死,我想了很多,可我还是想通了一件事,那就是死了等没跑来,不合算,好死不如耐活着,我也就慢慢习惯下来了,慢慢也懂得了些当地的语言,开始听懂了些话,也就知道了我们全是受骗了,没办法了,只好想办法生活下去,在福鼎一年多了,他们的戒心也没了,我们也不跑了,也开始和所谓的老公商量家庭的事务了,我开始和当地人一样的去做工,可挣的钱全部是他们去拿,而我只能看在他们高兴时给两元钱过日子,就是肚子疼了,他们也没给买药吃,我看在心里,也没办法,只好马马虎虎的过着,只要不死就行。

时间也过的很快,在福鼎过了两年多了,老公说带我一起出来挣钱,我二话没说就跟着他到理福鼎很远的一个小镇里,开始在老乡的发廊里做事,说是按摩,可是每个人来总是动手动脚,他跟着我在身边,我不做,所以没生意,也挣不了钱,而他更是没事做,一天到晚就想要收钱,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我们带出来的钱也快没了,我再不肯做,那来的钱吃饭,我也就开始做了妓女,我做什么老公也不问,他只当收钱,时间也就这样很快的过去,我自己算算,一个下来还能挣十多万,从我做这行后,我的生活也开始有自己的主权了,我虽然做的是不好,但我的生活能过了,这也是我不得不去做的事,我也想和中国人一样的做回自己,但是,我不能,因为我还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还是个黑人,我那也不能随便走,我做工人家还怕着,我有自己的生活,我从当妓女后,我学会很多的中国普通话,我也懂得我该如何的生活,可我还得继续做我的妓女生涯。

我想念我的朝鲜国家,我想念在朝鲜我的老公,我想念在朝鲜我的妈妈、弟弟,这残酷的日子还不知道我要生活多少年?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的家乡,什么时候才有我的真正生活?这全还不知道,我三十岁,我还得走我的下面的人生道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