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棋

康康迷上了下棋。

这是从飞行棋开始的。

康康在飞行棋上最值得纪念的一役是和他外公下的。

开始的时候康康连着出了几个“六”,难免趾高气扬,露出尾巴来。得意的把四个棋子叠得高高,吆喝着一步一格的把棋子在外公的大本营边上晃悠过去。

冷不防外公甩出了个“六”,接着一个“五”。好了,四个棋子一并回了老家。

康康嘴上说着,“没关系,看我又出个六!” 脸上的颜色却是不见了。过了好一会,眼瞧着外公一只只棋子起飞,而自己一个六也见不着,终于按奈不住。“哇!”的大哭起来。

这一哭成为康康的经典了。他以后再也没有为飞行棋哭过。

他倒是生出了很多鬼主意。他经常在下棋的时候向对手提建议,这建议自然是掺和了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当对方中了套,他会迅速的把对方棋子吃掉,再来个手舞足蹈的庆祝。爷爷经常会受到他的蛊惑而被他得逞。

不过他妈妈可不吃他这一套。经过几次失败的尝试后,康康只好作罢,摇摇头说,

“唉,年轻人不好骗。”

最近康康又迷上了围棋,整天到处找人单挑。

这回他妈妈不是对手了。

觉得赢他妈妈不过瘾,吵着终于和我干上了。

连着赢了他三盘。康康一改常态,静静地回房睡去。

这回他妈妈有意见了。

“你赢就赢了,他这么小个孩子,你还一下赢他三盘!”

“我…”

“你赢他三盘也就罢了,怎么最后一盘能吃得他一个子不剩!”

“…”

这是失误。

康康的第一次求婚

下午7点,下班时间。

在人来人往的车站。

康康紧握着玲玲的双手,盯着玲玲的眼睛大声喊:

“玲玲!你以后长大了有时间就嫁给我吧!”

一时间整个车站仿佛变成了北风呼啸的新疆戈壁滩。

玲玲在对着康康笑,没说话…

玲玲妈妈发言了:

“好啦,等你以后赚了钱买大屋给我们再说吧!”

会说一口完美英语的梁朝伟

康康他妈是梁朝伟的粉丝,昨晚在香港赶着去看了一场《色。戒》,回来跟在电话上讲她的感觉。

“恩,一部有情节的三级片。”

我明白她说的三级片是什么意思,既然标题是以“色”字开头的,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新加坡这边还没开映,她这么说不是吊我胃口吗?

在网上扫了一些有关《色。戒》的资料,其中有一篇很有趣。

美媒体赞梁朝伟是最伟大演员 赞其英语完美无暇

搜了一下,原文应该是这一篇ComingSoon.net的采访,

Exclusive: Chinese Superstar Tony Leung

关于伟仔的英文水平,原文是这么说的,

“…he spoke perfect English, which isn’t always the case with Chinese filmmakers and actors we interview.”

知道伟仔演戏好,没想到他的英文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很想知道鬼佬所说的Perfect English是怎么回事,就又到网搜了搜,找到了伟仔在2001年为电影《2046》接受的英语采访:

 在这次采访里,主持人对他英文口语的评价是”Fantasty!”–极好!

真想不到伟仔的英文口语这么好,比我们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英文口语都要溜。

据说,伟仔小时家境贫寒,没有留过洋。在新加坡那么多年,我知道要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练到那样的口语水平有多困难。那么这样的真正的双语本事是怎么炼成的呢?

伟仔说他是在幼儿园学的。

也许是开玩笑,但并非没有道理。人在小时候能接触到不同的语言对以后掌握多种语言很有帮助,新加坡,瑞士,这些国家的人很小就接触多种语言,这些国家的人通常都能说多种语言。

看来我要抓紧时间努力教康康英语了。

声援阿蔼

香港:全球之声编辑卯上网路审查机制

不知道是因为我看了太多的三级图片还是那些香港审查员们太少上网,我真的看不出在阿蔼的这篇檄文的图片有多么不雅。

有一点我是肯定的:这张图片对我们家现在三岁大的康康是没有什么负面的影响。相信绝大多数带过两三岁小孩的父母都会同意我的观点。不知道这点能不能帮助阿蔼打赢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