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难测–市场调查中的心理游戏

跟上篇博文写的是同一个演讲,把题目改了。

市场调查中很重要的一步就是研究消费者对所试产品的喜欢程度。Malcolm Gladwell这个演讲里主要讨论了对消费者喜好揣测所遇到的问题。

Malcolm的演讲是由Areon Chairs的故事展开。

Areon Chairs是一种办公椅。就是下面那样的家伙。

Areon Chair

Via SketchUpModels

著名设计师 Bill Stumpf 绞尽脑汁,挖空心思设计出这张革命性的办公椅。Bill 觉得很满意了,就把样品去给人试坐,去做市场调查。调查得到的回复是,椅子的舒适度得分很高,但外观得分却很低。

设计组拿回去做了一点外观的改进,再去做调查。结果还是很多人认为它很丑。

这样的结果意味着Areon Chairs很难卖得出去。

设计组还是把这个产品推出市场–Areon Chairs在4年内成为历史上销售最好的办公椅,并且获奖无数。

这时候,设计组再把这张椅子拿去给以前同一组试用者打分,那些试用者这次对Areon Chairs都打了很高分。

这下麻烦大了。那么多公司屡试不爽的看家本领怎么在这一次就失效了呢?

Continue reading 人心难测–市场调查中的心理游戏

绿色是什么意思?

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在这个演讲里讲述了他对当前能源危机的看法,并且给出了他心目中“绿色”的定义。

他认为,当前的能源危机和以往的不同,原因主要是,

1. 地缘政治发展跟以前不同了。

2. 世界是平的。当中国,俄罗斯等发展中国家起飞的同时,世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耗能源。

3. 中国将要变绿。能源的限制将迫使中国大规模地采用节能技术,因此,中国将变绿,中国将不得不变绿。中国一旦掌握了绿色技术就会对美国的领导地位发起更直接的挑战。

绿色中国比红色中国对美国更有威胁!

4. 根据石油政治学的第一定律(First law of petrolpolitic),石油政治会腐蚀正常的地缘政治。老弗认为,中国阻止联合国出兵处理苏丹的种族清洗就是一个典型的正常政治受到石油政治腐蚀的例子。

顺便提一下,石油政治学的第一定律是老弗首创的一个观点。

这个定律的基本观点是:自由的发展速度与石油价格成反比。

比如,伊朗发生宗教革命了,中东变得漆黑一片了,自由无望了,石油价格最高;当柏林墙倒了,苏联解体了,大家伙满街自由跳舞了,嘿,原油价格16美刀一桶。(便宜得可以买几桶回家用来洗澡,还不用担心有蓝藻。)

这个定律应该是老弗在这个演讲里的一个重点了。

5. 环球经济的网络化。

最后,老弗把“绿色”定义为,Geo-political, geo-strategic, and capitalistic。注意,都是褒义词。

Green is the new red, white and blue.

绿色是新的红色,白色和蓝色。

张亮听了老弗的演讲后觉得他比较象骗子。也许那是商业演讲的一个通病吧。

从老弗的专栏,演讲来看,他的观点很独到,而且,他还能经常创造出各种简单,时髦而又容易理解的词句来。

至少是一个极有创意的人。

, , , ,

科技将超越人类

And, watch out!—Kevin thinks we’ll soon be dwarfed by the collective intelligence of all the technology we’re creating.

Kevin认为我们所创造全部科技的集体智能将很快会超越我们。

这是Pop!Tech官方网上对Kevin Kelly这个演讲的简介

Kevin是Wired杂志的创始人和主编。他的解释是,如果把每个上网的计算机看做一个神经元,地球上的互联网整体可以看作是一个大脑。现在(2006年)这个地球大脑的神经元数大致相等于一个人类大脑神经元数。不过这个地球大脑的神经元数正以每两年翻倍的速度增长。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地脑已经超越了任何一个人脑。

在这个演讲里,Kevin重复了很多他在The Technium这本书里阐述的观点。桑葚翻译了这本书里的一段,很有意思。

Technium是Kevin自创的一个词。我把它译成“科技元”。在Kevin看来科技元是指所有科技及与科技有关的东西包括,硬件,软件,文化,法律等等。

Kevin认为科技元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是人类的“孩子”。这孩子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人类没有教好“他”。

如果我们站在科技元这个孩子的立场上看,我们会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

比如说,高科技元本身是喜欢干净的环境,所以人类要发展高科技就要做好环保。

再比如,科技元本身喜欢被复制,于是就有了开源。为了有利科技元的发展,人类将还要在法律和制度上创造一种“复制超导”的环境,最大程度上让科技元复制,繁衍。

Kevin演讲最后的一段总结应该很重要,但有点微妙,我还不是很理解,没时间反复听了,希望有人能补充一下。

Technorati Tags: , , ,

Wikinomics

前晚去参加了Singapore Web Standards Group的聚会。

聚会上Yuhui介绍了Web标准;Chu Yeow介绍了Firefox的一些小秘技;Lucian介绍了微格式(Microformats)

聚会在中央图书馆的一个会议室进行。也许是那个会议室的设施太好了,刚开始的时候,整个气氛有点象一个IT的研讨会议,比较僵硬,以致于有个朋友迟到了,在门口张望,不敢进去。我也迟到了,不过脸皮厚一点,径直走到前边,坐到了Lucian的旁边。

Chu Yeow没有做什么准备就开始演示了,这种随意反而让会场去掉了拘谨,变成一次真正的交流聚会。

Ivan的博客上对这个聚会有一篇详细的记录

这次聚会也遇到了一些新加坡其它的网上活跃分子,如老是在录像的Kevin Lim,老是提问题的Coleman,老是在帮人的Preetam,老是讲笑话的Zac,和象她做的网页一般可爱的Veron等等。

这次聚会正是Wikinomics在现实生活中一个小小的体现。

最近的一期HBR IdeacastWikinomics一书的作者Don Tapscott的做了一次采访。正好在参加这次聚会的来回途上把这期播客听了两遍。

Tapscott认为,当前的技术让人们很容易就能上网,而现在新的熟悉互联网的一代已经成长起来,成为社会主流。这两个因素共同催生出了一次叫Wikinomics的社会变革。

Tapscott的主要观点是,“互联网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社区--从各地来的,不同背景的人有可以利用集体智慧共同解决问题,并完成任务。”

Continue reading Wikinom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