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失误

你把所有的错误都拒之门外时,真理也被关在门外面了。

If you shut your door to all errors truth will be shut out.

- by Rabindranath Tagore

发现自己

上帝从创造中找到他自己。
God finds himself by creating.

– by Rabindranath Tagore

我们是上帝的影子。

不断创造,不断发现。

早安,上海


绿树长到了我的窗前,仿佛是喑哑的大地发出的渴望的声音。

The trees come up to my window like the yearning voice of the dumb earth.

- by Rabindranath Tagore

小议新加坡的奥运金牌梦

奥运结束了,在新加坡听到最多人讨论的就是“新加坡和牙买加”

牙买加人口280万,新加坡人口近400万。牙买加能拿那么多金牌,新加坡能得一两块应该不是遥不可及的梦吧?

要这么比的话,我的家乡人口不过几百万,也出过几个奥运冠军。只是对于拿金牌这样的事来说,我觉得总人口多少没有什么意义。专业玩体育的人数在这个问题上才有可比性。

从少年体工队,到体育生,到体校,到大学体育特招生,在中国身边遇到混体育的人比在新加坡碰到的多得多了。同样是人口几百万的城市,专业玩体育的能比新加坡多几十倍,比新加坡多拿奥运奖牌一点也不奇怪。

为什么新加坡没人玩专业体育呢?深的说不来,我看到的至少有两个问题。

新加坡搞体育气氛不足,这是其一。

别的不说,中国的很多学校,包括中小学每年都有一次校运会。另外其他大大小小的运动会接连不断。新加坡呢?连奥运都没什么人关注。少了这些运动会,自然就少了很多机会选拔人才。

新加坡搞体育不能生活,此其二。

要父母送自己的孩子去搞体育,以出人头地拿金牌来号召是不行的。拿冠军的几率太低了,有多少父母会拿自己孩子的未来做赌注呢?还不如去买TOTO更实际点。

这点中国也比新加坡做得好多了。对于很多中国农村的家庭,拿冠军远没有搞体育能拿到城市户口,有单位接收,有口好饭吃来得实在。

新加坡没有农村,只能想办法让搞体育的人能有相对好,相对稳定的生活。如果这点做到了,我想新加坡的家长才会安心让自己的孩子走上体育这条吃苦的道路吧。

吉隆坡印象2

吉隆坡是个充满着错误的地方,缓慢,效率低下。

不过这个城市有很多令人惬意的地方。

这是一个凌乱却又处处充满平和的城市。

吉隆坡城市规划有太多的失误,这些问题直接影响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吉隆坡人也许对这些问题都习以为常了,偶尔能听到他们的抱怨,却很少见到他们的烦躁。

一次我们从唐人街坐出租车去时代广场,很短的距离。司机一面开着车在狭窄的路上穿行一面告诉我们,路上有一个大商场在搞促销,直走大路会很塞车,要绕小路转个大弯。

虽然小路上的车不是非常多,但路上的行人,小贩很多,汽车要左躲右闪,开得很不顺畅。换在广州或深圳,司机早就开骂了,天南地北,各路司机有各路骂法。但我们这个吉隆坡司机并不太介意,只是小心地开着车,还不时给我们解释吉隆坡的一些情况。

大叔的手搭在方向盘上,随意的打着拍子。车里冷气机吃力的振动,车外是繁乱的喧哗,我听不到音乐,看到大叔心里唱着歌。

东南亚四季常绿,物产丰富。一套短装可以一年穿到头,不会冷死;肚子饿了有象手臂那么粗的香蕉填肚皮,实在不行捡两个椰子砸开就是一顿了。

“躺在椰子树下,听着海浪声,吹着海风,晃晃悠悠就是一天。”

懒惰,不思进取,这是跟我们儒家传统的不断奋斗完全相反的一种生活态度。

当然,这种慵懒会让人感到效率低,让我们已经很习惯变化的人觉得停滞不前。不过这种随遇而安的态度给当前充满压力,唯利是图的社会带来点点平和,使得人与人之间更有人情味。

在广东每次去到另一个城市,一下长途车,总有很多热情的司机围上来,当你回应不坐他们的车的时候,就马上黑下脸来,转身而去,要不就拉着人,非让你坐上他的车不可。

在吉隆坡也能遇到很多拉客的司机,只是他们没有对人那么强迫。我试过好多次在拒绝了他们的服务之后,还向他们问路,这些司机也不计较,很和善,详细,耐心地给我把方向讲清楚。

去年在深圳我去看双年展的时候,也尝试着向一个拉客未果的司机问了一下路,这位大哥也是很和善,详细,耐心地给我把方向讲清楚。只是后来我按他的指引朝左转弯直走了10分钟觉得不对再问两个人后才明白自己被人耐心地忽悠了一把,悻悻地掉头。

在吉隆坡我还有幸没给拉客司机糊弄过,尽管我厚着脸皮铁着心问了很多次拉客未果的司机大叔。

没办法,吉隆坡的路太乱,而且基本上路标都不靠谱,实在不得不多问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