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项武义先生北大讲话记录后

http://www.math.harvard.edu/~siu/after_reading_xiang_wuyis_speech/

  读项武义先生北大讲话记录后

  萧荫堂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

  蒙友人告知,项武义先生北大讲话记录,有涉及我者。

  年代久远,非当事人,辗转相传,偶有失误,在所难免。

  述及陈省身先生之事,实两事混杂。

  事一。华罗庚先生一九八零年筹备在杭州之国际多复变函数论会议,因改革
初期国内与外界通讯来往需时,瞩我代为邀请国外学者与会。其时旅费需国外与
会者自筹。若美国科学院同意列该会议为交流项目,则申请旅费程序大为简化。
陈省身先生成就见识,中外共仰。我为此事,数度拜访,请益求教。陈先生对后
学提携有加,盛情筵宴款待。此事是在一九八三年华沙国际数学家大会之前数年。

  事二。一九八三年夏天,为美国数学会拟成立委员会赴华招生事,丘成桐先
生建议由国内数学家办理甄选。丘先生自拟一信,致国内中央教育领导。未发信
前,丘先生先征询国外华裔数学家意见。其时主其事者乃我在哈佛同事
Griffiths。我收丘先生信稿后,认为此事不应劳烦国内中央教育领导,遂直接
求教于Griffiths。Griffiths不谙汉语,瞩代为翻译。下列丘先生手写信稿及我
手写翻译覆印本。该信从未发出,亦无任何人签署。其后Griffiths与丘先生接
受美国数学会委任,同为委员会主席,邀苏步青,华罗庚,吴文俊,程民德,陆
启铿,严志达诸先生共襄其事。下列Griffiths与丘先生联名致教育部长何东昌
先生信件覆印本。

  阅项先生讲话记录时,见教育园地网站海内外华裔数学家互揭短攻讦。意气
言辞,令人痛心疾首。

  警惕针砭,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鹤蚌相争,获利者谁?蔺廉敦睦,国得佐弼。

  冀诸同寅,专业登峰造极外,言教身教,悉为后学表率,则中国数学界之大
幸。是厚望焉!

丘先生手写信稿覆印本
http://www.math.harvard.edu/~siu/after_reading_xiang_wuyis_speech/yau_letter_draft.html

我手写翻译覆印本
http://www.math.harvard.edu/~siu/after_reading_xiang_wuyis_speech/translation.html

Griffiths与丘先生联名致教育部长何东昌先生信件覆印本
http://www.math.harvard.edu/~siu/after_reading_xiang_wuyis_speech/griffiths_yau_letter.html

丘老的信稿(电子版, 没校对).

送交者: catchyou 2005年10月18日14:59:30 于 [教育与学术]http://www.bbsland.com

我们是一群在美国的数学工作者, 我们对祖国的数学发展至为关心.
希望对中美数学交流提出一些意见, 给中国参考.

今日中国数学的前途与今日青年学生的教育和出路有着密切的关系, 因为
历来数学的重要发现都是在数学家年青时达成的. 所以我们最是关心中国
留学生的选学问题. 近年来由於中国鼓励四化, 文革时的敝习已逐渐消除.
中国大学毕业生的质素, 已达到世界先进国家的水平, 所以很多外国大学亟
欲与中国各大学建立某种关系, 以期收取最出色的研究生. 我们认为中国
与外国建立此程关系时, 要采取极为审慎的态度.

以下我们分类讨论我们的意见.

一. 中国选派留学的学生, 都是全国的精英. 选派的过程中, 如有差错, 则
中国会蒙受极大的损失. 所以我们认为这种选派过程不能只依赖于少数
的数学家.

现在数学发展, 极为发达. 数学家中能通晓两科专业以上的实在很少, 而数
学专业又何止二三十门. 即使数学家有通才, 而又有精力的, 亦不能确知
他们可以概知中美各大学的状况.

二. 近闻美国数学学会成立委员会, 每年到中国考取中国留学生. 我们对
此有强烈的意见.

我们认为这种做法会严重影响中国学生的意识形态. 在中国历史上, 这是
绝无仅有的. 即使用庚子赔款派选学生, 也是中国自行决定的. 在今日世界
形势而言, 即使第三世界也没有由美国人来决定留学生前途的. 我们不反对
美国友人来帮忙中国, 可是我们反对美国人来作主. 中国年青人要自己站起来,
要建立自己的数学天地, 不能仰赖于外人的恩惠. 我们以为中国的主权是神圣的,
不能受到侵犯. 希望中国当局考虑.

三. 外国人对中国科技的发展并无道义上的责任, 即使一时热情, 也容易冷却. 况
且他们身在外国, 假如事情弄得不好, 中国亦无从追究责任.

四. 其实美国数学学会对美国各大学并无任何权力. 一般而言, 美国各大学数学系
有全权来决定其本校收取学生的整个过程, 所以中国留学生由美国数学学会
选派, 反而增加了一程手续, 而损失了各大学收取中国学生的灵活性.

五. 现在美国各大学都普遍缺乏优秀的数学研究生, 故此对收取中国留学生都大有
兴趣. 最近数年来美国各著名大学例如伯克利, 斯坦福, 哈佛, 普林斯顿, 哥伦比
亚, 纽约州立大学等都大量收取中国留学生. 一般而言, 他们都很满意中国留学生
的表现. 因为有先例可援, 中国只要能维持留学生的素质, 同时能按时派送
留学生, 各大学会继续收取中国留学生. 况且这几年来中国派出不少访问学者,

他们在国外都很受欢迎, 并且建立了一定的信誉. 一般而言, 他们在数学上的成就
亦逐渐受到重视, 他们替留学生写的推荐信会起很大作用.

基於以上观点, 我们建议, 中国不采取任何由外人来统一办理的方法来处理中国到
美国的事情. 如必不得以, 中国要与外人建立某种程度关系, 我们建议外人的意见
只能供给中国学生参考, 中国学生的统一笔试和口试非由中国本国的数学家办理不
可. 我们以为中国留学生如能自行决定申请大学, 更能争取灵活性而
得到最大的效果. 我们希望中国当局会考虑我们的建议.

http://www.math.harvard.edu/~siu/after_reading_xiang_wuyis_speech

http://www1.bbsland.com/education/messages/244929.html
http://www1.bbsland.com/education/messages/244926.html
http://www1.bbsland.com/education/messages/244914.html
http://www1.bbsland.com/education/messages/244945.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