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丁伟岳项武义炮轰丘成桐讲话实录

时间:2005年10月14日
地点:北京大学数学学院
丁伟岳:北京大学数学学院教授,中科院院士
项武义:加州大学Berkely数学系教授,北京大学数学学院教授

主持人:今天在这里开一个座谈会,大家在网上看到了丘成桐的一些文章,同学们对这个事情比较关注,也需要了解事实真相和更深层次的东西,我们很荣幸的请到了丁伟岳院士和项武义教授,给大家就这个事情做介绍,首先我们热烈欢迎二位家宾的道理,首先请丁院士来给大家讲一讲。

丁伟岳:我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背景情况,因为这个事情大家可能不一定了解他的全过程,包括项先生,对这个事情的全过程并不见得很清楚,我们注意到丘成桐教授开始对田刚院士进行攻击是在2004年的3月,他先是做了一次演讲,叫《我的数学之路》,其次又在中国科技交流奖大会上发表了一个演讲,这个演讲的题目叫《数学与科技》,都是在3月份出来的,然后他就开始在这两个演讲和访谈中开始影射了他以前的一个学生,而且是MIT的名教授等等,做了一些负面的批评,当时,一件事情就是说,他讲了这个东西还不算,还把它登到我们中科院数学所出版的的《数学译林》,这本杂志大家可能都知道,在我们图书馆里都有,如果你翻一翻2004年第2期,就可以看到这两片文章,当时产生这个事情的背景是什么?是2004年3月,南京大学传出一些风声,说是田刚要去他们那儿做校长,然后就引发了丘成桐公开的言论,然后这个事情后面好象平静了一段时间,到了今年1月份又开始了新一轮在公开的报章和访谈上进行新一轮的攻击,这个后面也不是没有缘故的,这个直接的原因就是我们北京大学计划成立北京国际数学中心,由田刚来担任中心主任,这件事情被传出去了,实际上当时传出去的时候,中央已经原则上批准同意了这件事情,直到发改委到我们学校实地考察,建设费用究竟要多少时才公开化了,从而引来了第一次的攻击,第一次我看到2005年 1月17日有一个叫《中华读书报》就发表了丘成桐的一个讲话,就讲到胡锦涛最近看到了杨乐,其中谈到要识别人才,他非常赞同,”我以前的一个学生在数学上是二流,到国内要拿高薪”,等等,非常明显的一种东西,然后到了6月份,有个《海峡时报》,不知道在国内还是在香港,有一个记者的访谈录,这次好象重心有点放到北大上,说北大如何如何打压兄弟院校,如何如何压制一些好的数学家不让他们出名,讲到现在已经快到后来的事了,8月9日大家都比较清楚,比较靠近现在,在《北京科技报》又上发了一个访谈,又升了一级,不仅对北大做了很多攻击,而且对田刚教授做了人身攻击,牵扯到一个所谓抄他一篇文章的事情,所以我刚才从04年3月份讲到05年8月,我们北京大学数学学院,或者是我们北京大学的任何人,对他都没做任何回应,我们采取了相当克制的态度,希望这个事情能自生自灭,不要去惹其麻烦,到了《北京科技报》这种人生攻击的程度,好象有点忍无可忍,我们仍然很客气,然后我们的同学,以调查的形式,在我们北大未名的网上做了一个调查,大家好象也都看过,其中主要是对丘成桐教授讲的北大三件事情澄清了事实真相,这三件事情好象大家都听说了,一件事情是说我们的学生到了哈佛很糟糕,最后退学了,确实有这么个事情,第二件事情说我们的老师不关心本科生,有个学生要去哈佛做他的学生,问了一下我们的老师,都不认识,所以不关心本科生,第三个事情是我们的一个博士,给他三次写信去要求到哈佛去访问,然后他说这个人的博士论文是一塌糊涂,一无是处,连香港大学的学士论文的水平都不够,就对这三件事情做了回应,这个后来呢,由于我们也向上面汇报了这个情况,所以他再在正规的报纸上刊登攻击言论就做不到了,然后他又做了一个多月的准备,然后在9月29日在网上贴出了一篇更加有攻击性的访谈,以记者访谈的形式来发表的一系列言论,这个题目就叫《丘成桐院士澄清有关北大的某些事实真相》,记得不大清楚了,30日早上我起来一看我们的BBS,已经有人转载了,丘成桐他经常看BBS,我也经常看,我很吃惊啦,我们好不容易。。。把这个事情平息了,这个事情怎么又冒出来了,然后我去查了一下,这篇文章原始出处是在中科院一个博士家园的论坛上,然后很快被浙大的数学中心和晨新的数学中心,又很快被转载到国外的万维读者教育与学术上,这次的攻击不光是对田刚本人的人身攻击,还波及到我们数学院其他院士的头上,也是明显的人生攻击,当然这个事情我不愿意发生,我刚才说了,前两轮到是有背景的,那么这一轮也是有背景的,就是我们北大的国际数学中心被中央正式批准了!而丘成桐和科学院提交的呢–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中心的事情,所以很快也提交了在科学院成立中心的报告,到了8月的时候,他们已经知道他们的这个没批准,而我们北大的批准了,所以是逐步升级的,都是有背景的,毛主席教导我们,这个世界上没有无援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是一个很好的事例,确实是有缘故,当然,如果攻击里面有事实依据,我们虚心接受,我们应该改进的还是要认真改进,但是他说出的很多话都是带有腐蚀性的,你比如田刚的一切都是他给的,田刚得的这个奖,那个奖,以至于田刚在MIT教授的位置,都是他丘成桐的功劳,给青年人一个什么印象?你没个大老板,你怎么办呢?你做学问还有什么用呢,这就散布一种腐败的这种空气,对不对?你不知不觉就,因为我在网上也看到,说来说去还得有一个好的老板,这个大腕,或者叫大牛人,是不能得罪的,很多人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我觉得这个实际上是这个事情的可怕之处,他不知不觉就把那种腐败的空气散布到我们本来比较健康的环境当中来,另外一件事情我是希望大家对北大还是要有坚定的信心,我是北大67年毕业的,62年入学的,我进来以后受到很深的教育,就是说我的师长,我们大家的师长,都是诚诚实实的为人,兢兢业业地搞学术搞教育,一心扑在培育人才和为国家做科学研究上面,没有人,或者说几乎没有人,去搞歪门邪道,直到今天我觉得这还是北大数学学院的一个良好的传统,我们有这些好的前辈,许宝录,江泽涵,程民德,闵嗣鹤,啊,这些都是足以为万世师表的一些人,我觉得我们一定要把优良的传统传下去,不要因为有一些风吹草动,有一些不良的言论,就动摇我们对北京大学数学学院的信心,我们大家都应该在这个环境下继续安心的学习和专研,我们一定要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甚至不排除我们有超过丘成桐的人培养出来,这是我们最好的回答,所以我们一直不想去回答他,原因是我们相信事实胜于雄辩,我们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先讲这么几点,请项先生再讲几点。

项武义:第一个是讲丘成桐的批评我是一无所知,今天早上才拿到资料。因为丘成桐是加州大学Berkely的学生,所以给大家简单的介绍一下。有一次陈先生从香港访问回来,在香港一个外国的教授对陈先生讲,我忘记了这个人的名字,跟陈先生介绍丘成桐,说丘成桐这个人不错,那时候他大概念大二刚念完,看来丘成桐不错,不就简单嘛,把他请到Berkely念书就行了,所以大二刚念完我们就给他奖学金到Berkely了,在Berkely毕业不毕业没什么关系,他做数学还是很用功的,陈对他也不断的非常照顾,总之我对丘成桐有蛮多的认识,但是丘成桐讲的话,我已经有先进的经验,丘成桐的话,是不屑一顾的,所以我今天很吃惊,有这么多的人为了丘成桐的话,跑到这里挤得水泄不通,对我来讲是这一件很吃惊的事情,那么,所以今天,一个基本的态度,当一个人对你所在的北大,或者你认识的人,做一些批评或者攻击,当然这个世界上的批评各种各样,刚才丁先生讲了一些背景,我们不要管这些背景,这个批评粗略地分,有恶意和善意的,我们怎么对待,假如你一看这是个恶意的批评,从形式上可以看得出来的话,即使是恶意的批评,你也要反省一下,他讲得到不到点,假如他讲得到点,管它恶意善意,你要感谢这个批评的人,当然他恶意,不见得要当面去谢谢他,既然他讲的是对的,我为何不趁早改正,做自我完善,岂不好哉?假如他是恶意的批评,批评的东西完全也不到点,就是在胡说八道,肆言无忌的,蛮横无礼的讲一些话,那么简单的嘛,唯一的办法是置之不理,因为对存心要攻击你的人,你越解释越糊涂,反过来,假如这个人是善意的,他批评的到点,你要当面谢谢他,即使批评得不中肯,因为他是善意的,你要跟他解释,你是善意的,但是跟事实不符,这个是人情之常,所以我觉得这个是简单而基本的态度,那么这里面我的感觉,居然会有这么多人,为了丘成桐说一些胡说八道的话,坐在这里,还要关注这个事情,原因我想,你们不大了解什么是丘成桐,我给你讲一些非常简单的我自身的简单的经历,总之这么说吧,大家认识他是因为他在华沙的Fields奖,当然他做了K猜想,后来因此得了Fields奖,在得Fields奖之前他拍陈省身的马屁是不遗余力的,OK,这个有很多,我有很多他写给陈先生的信,陈先生都给我了,我这里都有副本,今天没带来,以后你们有兴趣,总有一天我要把它们公布的。那次华沙会议,他认为得了Fields以后,他一向认为陈省身是中国数学的霸主、皇帝,老皇帝老不死不行,应该下位,他现在得了Fields奖,就应该把位子给他,这是他的想法,我们现在听来都觉得是荒谬的思想,丘成桐就是这种思想的人,他在信里面就这样写的,所以那时候他就逼着陈先生把宝座让给他,尤其他得了华沙Fields奖之后,你看,他讲话你们还在那里听着他的东西,陈先生不听,所以他要攻击陈先生,要把他从老皇帝的位置拱下来,拱的办法,丘成桐的办法也不是有什么了不起的计谋,他的办法是蛮着来,他就是要说陈先生是崇洋媚外,怎么呢?今天又有简单的故事,今天大热天,你们坐在这里,就讲点故事吧!这个故事是什么呢,因为大家都知道,有一段时间,李政道很热心,要想办法把中国年轻的人送到,就叫CUSPEA,有一天,只有物理孤掌难鸣,所以就想把数学拉过来,有一天就跑到陈先生那里,希望数学也参加类似的计划,有一天就来了,陈先生找我去一起跟李政道谈,总之谈了陈先生说那就好吧,就试试看吧,就建议,就写信,就有了国内称的陈省身计划,送研究生到美国去,跟CUSPEA不一样,陈先生是这样,是不大喜欢管闲事情的,他的事情能少管的就少管,无为而制的老先生,但是他关心中国年轻人的成长,所以他就建议美国数学协会来做这件事情,美国数学协会做的方法是,大概由中国数学会推荐或各个学校推荐,详细情形我记得不太清楚,美国就派了三个人,一个是Griefilds,一个是RobotBrice,一个是MIT搞应用数学的,这三个人就到中国来面试学生,丘成桐就想,为什么到大陆来不是他来主持呢,因为到中国来,怎么请个洋人来?应该请丘成桐来!而且最好只请丘成桐一个人,你讨我喜欢就行,你不讨我喜欢,就在你的屁股上蹬一脚,这是丘成桐最喜欢做的事情,而且做的事情要盖印,屁股上盖印,丘记!他没有得到这个机会,他就很不高兴。在华沙数学会上,丘成桐、萧荫堂和项武忠是做所谓一个钟头的报告,郑少元做45分钟的报告,所以四个人呢就讨论怎么样讨伐陈省身,就是因为陈省身崇洋媚外,于是就起草了一封信,这信里面最主要的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找丘成桐,要找外国人?所以陈先生是崇洋媚外,是从八国联军之后是最厉害的一个,主要就这一句话,其他的懒得去记,这封信呢要四个人联名,当然有项武忠,他们那天在项武忠的旅馆里面见面,这是项武忠后来跟我讲的,他们故意带了一瓶老酒,项武忠就喝醉了,我跟你们讲,不但喝醉了,还有一件事情,项武忠三个孩子中的一个女孩子,从小就得了腰子上的一种癌症,后来死掉了,托了很多人,其中一个人要故意造成项武忠对陈省身的敌忾统筹,说陈省身曾经讲过,你这个女儿得这种病,是前生来讨债的,这种话陈先生是否讲过,无法考证,即使讲过,也不是恶意的,但是那个阶段把这个话透出来了,项武忠一拍桌子,签了!所以那封信四个人是签了名字的,项武忠后来讲,那个信是签了名的,但是我现在后悔了,不要签!这是项武忠的话,有这么一封信,这封信呢,中文写的,也寄给Griefilds的,当然Griefilds看不懂中文,当时丁石孙在哈佛访问,就让丁石孙给他翻译,这是一件事情。长话短说,我讲讲我的经历是什么呢?差不多那个前后的时间,我去加拿大访问,陈先生去哈佛、MIT、Brandis三个学校讲课,讲完之后萧荫堂就找到陈先生,要陈先生给美国数学协会写信,其中有个叫committee on committee,就是这个committee决定数学协会各个committee如何组成的,究竟派谁,那个人是Berkerly的Rofield Robinson的,Julia Robinson是他的太太,他们两个都是Berkely的教授,很好的数学家,他是committee on committee的成员,他们就逼迫陈先生写信给Robinson,要他把另外三个人免职,让丘成桐负责来中国考核学生这个事情,萧荫堂跟陈先生说有事情要跟他讲,陈先生说他一会要回他儿子BOSTON那里吃晚饭,你就一起来吃晚饭吧,吃晚饭的时候搞了一个钟头就逼陈省身低头就范,要不然那封信就在报纸上公开,所以写信上报这个事情是丘成桐的一贯作风,那个信不是攻击田刚,是攻击陈省身,因为他崇洋媚外,自从八国联军后以他为最,好了!陈先生不喜欢的听的话就朝天花板上看,陈太太在旁边气得要命,萧荫堂是不识时务的人,而且跟陈先生讲,丘成桐得了Fields奖,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就是这种讲法,而且是数学归纳法,不断的讲,讲了N次,好了,我们就把内幕讲出来。我从加拿大访问回来,碰到田长霖,武义,你跑那去了?陈先生到处找你找不到,我说我去加拿大了,我回家就跟陈先生打了一个电话,陈在电话上把这件事情给我讲,几乎以哭泣的跟我讲,wo did I do, desever this?我对丘成桐这么好,陈先生对他好,比他儿子还好,好十倍,五十倍,how did i do?这个话他讲了五次,我听了,我就说你给我讲干啥?你应该打电话给丘成桐?陈先生觉得武义的话有道理,就把电话挂了,给丘成桐讲,打完以后,过了半个钟头,陈先生的电话又来了说我给丘成桐打了电话了,我问他怎么说了,他说丘成桐说,这个事情有,但是萧荫堂不应该告诉你,讲完以后没什么话好讲,怎么办呢,又不能挂电话,简单的办法就是骂项武义,他为什么要骂我呢,什么事情都有背景,因为那个时候在78年,我很不喜欢讲我自己,不得不讲讲。丘成桐为什么他突然骂我,这个背景是这样的,我是第一次是73年回中国,我说要回北大做教授,我对中国关心,所以我去教授,所以我让陈先生给周培源写信,我要回北大做教授,我要回来看看,我到未名湖的临湖轩看周培源,那时候段学复做系主任,所以来了以后老段带着我去看周培源,周培源一看不等我讲话,就说我刚从井冈山考察回来,当年蒋介石把井冈山打下来的时候,有多么多么残暴,比如有一个故事,把一个老大娘抓来,把火钳弄热了以后,把石头给钳出来,诸如此类的,残忍得不得了。我就在旁边听,段学复就听得不耐烦,就说,周老啊,我又不是不懂事,你老讲这个事情干嘛呢?周不听,他继续讲,我于是就懂了,周培源要告诉我的是,项武义啊,这里切不可回来,所以我跟我太太讲,我们告辞吧。总之这个完了以后就发现中国越来越来,那次到各个学校考察,发现都在搞教育革命,问怎么个搞法,说在摸索中,回去以后呢,就觉得这次去了还搞不清楚,怎么个摸法,就在那时,我向Berkely要求第一次半年的休假,就写信给数学所,要到中国访问半年,在中国呆半年看看究竟怎么回事,这信发出去石沉大海,没有回音,我这个半年的休假都在等这个信,等休假完了以后突然收到了一封信,就看,是吴文俊写的信,不过不是吴文俊写的,是他签的名,吴文俊莫名其妙的说你以后回来的机会总有的,也就是说你回来访问的机会并不是空集合,后来越看中国越乱,以后华国锋又上台了,我看了也不象样子,所以还不理,直到后来邓小平复出了,讲要四个现代化,我就想这个四个现代化是真的要搞,不是说说而已,因此我就跟我的太太说,在中国搞四个现代化这不是第一次,以前每次都失败了,船坚炮利,百日维新,都失败了,可是以前失败我们没有责任,因为那个时候我不存在,假如现在万一归纳法又失败了,又很难面对自己,但是中国乱,所以不能回来,因为回到北大不是回到中国,是回到某某党委的聘用之下,这个日子我过不了,所以我不回来了,后来想想,不回来能否为中国做点事,我想了半天,至少可以给中国的青年写本书吧,在国外也可以写书,总之我又花了5日5夜,从头写起,写《微积分大义》,为什么不写李群写微积分,因为微积分有用,李群这个东西不那么有用,这个写法不参考任何现有文献,从原始写,慢慢写,写了以后把这本书寄个方毅,因为我知道寄给吴文俊,吴文俊也得送上去请示方毅,对不对,于是就寄给方毅,可是方毅到现在还没给我回信,方毅还欠我一封信!长话短书,这封信寄出去石沉大海,有一天有个人给我打电话,说文汇报上有个消息,中国在开科学大会,有个crazy的事情,一个海外的作者寄书给中国,还热情洋溢的讲了一短话,是不是你?我说是我啊,因为那话是我写的啊,方毅总该给我回信吧?那时从4月到7月,我本来计划去丹麦,已经答应人家了,那天华盛顿了电话,说你申请回国的事情准了,我说我没申请啊,他说是中国教育部邀请你回去的,我说邀请的话另当别论,所以我对丹麦说不来了,我就回中国了,就在清华半圆形的讲堂讲了一个礼拜,他们认为我写微积分大义,一定是教微积分的专家,就把中国很多教务老师都请过去听,那我就讲呗,总之在那段时间北京是弥漫着所谓要搞四个现代化的兴奋,春天的气息,我就受到感染,就觉得中学的数学教育是很要紧的,中国最大的财富是人口,人口大国当之无愧,人只回生孩子吃饭不行啊,人要变成国力,得提高素质,所以我那个时候要求见蒋南翔,那个时候蒋南翔还不是教育部长,是内定的教育部长,那个谈话谈了一阵子以后,我就回来搞中学数学,要注意,中国把我不当自己人,我是外人,我在这里总有个人跟着我,报告我在做什么事,后来就把我当半个自己人,因为有些事情发现,我去讲可能更有效,于是就安排我去见胡耀邦,就第一次见了胡耀邦,见他的时候过了半个钟头就有个人来端茶,意思是时间到了,胡耀邦挥手,我还要谈,就把他赶走了,几次挥手之后,就谈教育问题,一直谈了两个多小时,胡耀邦一心向国,重视教育,于是我们谈得很投机,回到北京饭店后,又整理讲稿,后来又见了胡耀邦几次,有次是蒋南翔跟着去见的,胡耀邦是急性式的,他突然讲,我要请你做整个中国数学教育的总顾问,我呢也不把这个事情当真,总顾问也没有什么聘书,对不对,接下来,蒋南翔就在接见一个中学教师的会议上宣布了这个事情,这就是丘成桐要攻击项武义的原因,你项武义怎么能做这个事情呢?他说陈先生讲,他骂你啊,骂了足足半个钟头,就骂你,我说我在中国做什么事情,陈先生根本一无所知,所以丘成桐的攻击,你能当真吗?他根本不知道我在中国做了什么,就因为总书记要让我当总顾问,这总顾问是他应该做的,怎么你能做呢?就要攻击了,人身攻击了,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我就打电话给丘成桐,说我在中国做什么事情你根本不知道,你就瞎骂一气,你跟陈省身的纠葛就自己去纠葛,别罗嗦,你给我滚得远远的!丘成桐这个人你要知道,是死缠烂打绝不放弃的,所以他骂北大,你不要吃惊,过几个月又来了,他这个做法,是做数学归纳法,继续还要骂,那么他怎么办呢?我说你怎么知道,他就回中国来,考察项武义做过什么,他的办法很简单,就找跟项武义做中学数学教育编写组的那些人,要调查项武义的事情,最好是找我的黑资料,数学所有个X,参加我的编写组,主要是要我帮他出国访问,我根本不理!丘成桐来了,就找X,一上来,就说项武义怎么怎么,说我可以让你到国外访问,你只要把项武义的黑资料抖出来就行了,这个东西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那么X就讲了一句话,他说项武义的这个书啊,是错得匪夷所思,他说这个指数函数的定义,用到了一个函数在一个游离点连续的话,就在全部连续了!丘成桐一听,就说,你不要胡来,项武义的数学没那么差!后来果然,虽然如此,丘成桐说话还是算数,就把那个人请到San Diego访问去了,这就是丘成桐!OK,好了,他要攻击我,所以那段时间他就攻击我,还有一个事情。讲完故事就可以散会,讲完故事你就知道丘成桐是什么人,是怎么回事,就不屑一故,可以厌而远之。接下来,又有一次,在印度开亚运会,中国第一次参加,得了金牌数不胜数,陈先生就很兴奋,就说武义你看得了这么多金牌,中国还是行,我就跟陈先生讲,这个东西,中国人这么多,选拔选拔,加一个集训不就行了,数学其实也可以集训嘛,陈先生觉得这个是好主意,陈先生这个人比较懒,于是项武义执笔,写信给教育部长做一个暑期班,我那个时候跟教育部常有来往,于是做第一届数学班,接着暑假就回来,住在北京饭店,跟吴文俊、程民德、还有龚升,那个时候北大没有漂亮房子,破房子没地方,于是一开会就跑到我北京饭店的房间,加几把椅子,就坐在床上开会讨论,我就说我们先选讲拿些科目,然后在全世界的范围找最好最合适的人来讲,国内好就选国内的,国外好的就选国外的,那个时候龚升就死洋怪气的吭一声,他说你呀,你不懂中国国庆,第一次都从国外选,你要从国内选,我们自己国内还打破头呢,程民德老先生就讲,龚升讲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吴文俊一声不吭,嘿嘿嘿在那儿笑,于是就觉得第一次全部从国外选,第一次选了六门课,在北大,包括多复变,当然选了萧荫堂,不晓得怎样,丘成桐得到消息,说项武义决定都从国外请不从国内请!丘成桐骂人的一个老招,数学归纳法,项武义崇洋媚外,八国联军之后第一名是陈省身,第二名是项武义,这个事情他明明知道不是项武义讲的,因为是龚升的意见嘛,他要找一个资料,于是他就命令陆启铿,那个时候陆启铿是他的马仔,要陆启铿去找龚升,要龚升指证是项武义决定的,所以项武义崇洋媚外,于是陆启铿就摇个椅子跑到龚升家去了。我就把龚升叫来了,对不对,龚升跑来跟我讲,陆启铿跑到龚升家里怎么讲的?是不是项武义决定的?龚升不敢承认,丘成桐太可怕了,龚升做什么事呢,他说让我看看那天的日记,看完日记后就说那天日记上没写,陆启铿如获至宝,马上打长途电话给丘成桐,丘成桐马上打电话给萧荫堂,然后呢,就是项武义崇洋媚外,萧荫堂就跑来跟我讲,丘成桐是不好得罪的,我就在中间做经纪人,Broker,香港人喜欢用英文,使得你们两个人谈和,我就对他讲,你回去告诉丘成桐,项武义对他厌而远之,少罗嗦,我随时把龚升叫来,当时有人嘛,把吴文俊,程民德找来对质嘛,龚升就给我猛磕头,猛道歉,我看龚升也很可怜,就放了他一马,从此以后呢,我就对丘成桐厌而远之,故事讲完了,以后还有很多很多东西,要多讲。丘成桐就是这个东西。丘成桐讲话就是这样,说老实话,他为什么老骂人家崇洋媚外,因为他是骨子里崇洋媚外的人,他跟中国人讲话音调是一个,跟外国人讲话音调变,不一样的,白种人就不一样,这是香港训练出来的这种殖民地出来的一种病态,所以他一辈子里脑子里要称霸,需要陈省身的时候,可以舔陈省身的屁股,觉得的,用信来舔,用白纸黑字来舔,不需要的时候,不要陈省身,他们两个人的恩恩怨怨就在茅厕里,现在呢,他要说是陈声身的当然继承人,比如有一次,调查项武义的黑资料,严济慈请他吃饭,他就拒绝承认是陈省身的学生,严济慈就跟他讲,吾爱吾师,更爱真理,严济慈是反话,丘成桐反而认为是夸他,陈省身和丘成桐之间有一些信在我那里。没有一点添油加醋,丘成桐这个人有了数学就有了权力,权力是他最向往的事情,他呢在任何地方就要称王称霸,你不听他的话就一脚踩死,国内假如有不正之风,我想是有的,这里面很大的源头,就是丘成桐(完)。

http://www1.bbsland.com/education/messages/244332.html

9 thoughts on “北大教授丁伟岳项武义炮轰丘成桐讲话实录”

  1. 丁伟岳院士的导师王光寅先生50年代与丁夏羲院士一起被称为中国偏微分方程界的
    两把尖刀。王光寅先生长年坚持在中科院数学所开讨论班,几十年间带出了许多相
    当出色的数学家,丁伟岳只是其中之一,还有洪家兴,吉敏,王国芳,陈文雄,马
    力等等,可说是带出了一个不小的中国学派。当年王光寅先生待丁伟岳可谓情同父
    子,嘘寒问暖。王光寅为人耿直,与张恭庆不合。89年丁伟岳看到张恭庆的势力在
    扩大,便投靠张恭庆,出卖王光寅,师生反目,闹的尽人皆知,当时丁伟岳也是造
    谣攻击王的个人生活问题。王光寅曾经要在中国数学会年会上公开指出张恭庆的一
    些文章的错误,后被劝阻。此后王光寅便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开过讨论班,也停止
    了带学生,只是在家中修养。而丁伟岳却由此飞黄腾达,靠张恭庆提携,进身院士
    。丁伟岳一生最重要的工作也只是解了调和映照中的一个常微分方程,不过一个小
    结果。后来靠帮丘成桐记笔记,整理翻译书稿,学问稍有长进,也算是丘的学生。
    他做院士后一心搞政治,学问毫无长进,而丘成桐最瞧不起这样学问差又搞政治的
    人。这次他卖力攻击丘成桐,其实是怕丘成桐骂他,故而来个恶人先咬。这样的人
    品和学问还好意思讲要培养出个丘成桐。不知他心里怎么想的。

    看到丁伟岳院士冠冕堂皇的讲话,想想他对老师的出卖及对中国数学的损害,真令
    人愤怒。看他的讲话,让人仿佛回到文革时期。他竟然还洋洋自得地告诉大家他们
    如何向上汇报,欺骗领导,用政治手段压制言论自由。他以”天地正义”笔名写的
    “丘成桐与学术腐败”,以全套文革语言谩骂丘成桐,捕风捉影,罗织罪名。这和
    他当年整他的导师王光寅如出一辙。丁伟岳本人做几何分析,而丘成桐就是几何分
    析的主要开创人。丁伟岳和田刚等人为个人利益出卖老师,以欺骗和文革手段打压
    争议对手的所作所为,为年轻学生们树立了什么样的榜样?北大数学院在这种人引
    导下会走向何方?

  2. 最近一两年来,著名华人数学家丘成桐先生对中国当今的科研教育提出了一系列质疑,尤其是对北京大学的相关状况进行了强有力的抨击。对此本人搜集了大量资料,本想写一列评论文章发表一下自己看法的,但现在懒得详细撰文了——跟无赖讲道理是没多少用的,我深刻明白这一道理。

    但不说点什么似乎又总有喉咙塞物不吐不快的感觉,于是长话短说,略提几点以正视听。

    第一,关于所谓的“丘田之争”

    1、我并不赞同这种提法。因为丘先生对田刚进行过几次批评,而田刚除了发表过一个《庆杰和田刚的澄清说明》外,根本就没有对丘先生对其在国内“占坑不办事”等行为的批评进行过任何争辩——幕后努力争辩过没有我不大清楚,至少在幕前是这样。所以我觉得叫做“丘批评田”似乎更合适一点。

    2、争的是什么?丘先生主要批评田刚占了国内院士地位拿了国内不少钱却没干多少事情。简言之,在其位未谋其事。我觉得这个东西没什么可争的,田刚大可不必在这时说些什么“’His accusations were baseless,’ ‘I have deep roots in Chinese culture. A teacher is a teacher. There is respect. It is very hard for me to think of anything to do.’”之类“高风亮节”的话。如果(注意,我是假设)真没拿那么多钱,你把工资表(这似乎不怎么算隐私吧?)一出示,什么嘴巴都堵住了。

    第二,关于丘先生抨击北大

    1、关于北大数学系的学术打压问题,很多东西都摆在那里,明眼人都心知肚明,不用我多费口舌。

    2、关于“北京大学引进海外人才大部分是假的”,我也不想多说,毕竟咱也没拿到北大内部的统计数据(他偏偏就是不给,咱也拿他没办法)。据说最近北大官方网站上“特聘教授”一栏是没法打开了,真乃意味深长之举啊。

    3、关于“北大很多经费都是骗来的”,嘿嘿,这点就更不用多说了吧。借用韩寒前不久的一篇文章标题“哪有哪都不一样啊,哪不都一样”。中国科研的进步是不可否认的,不过似乎成果的多少跟经费的高低也不怎么成比例。或许,“贫富悬殊”在中国的科研领域也大行其道吧。

    第三,关于《The New Yorker》中的《MANIFOLD DESTINY》

    这篇文章我仔细看过两遍。有人说这是一个文艺工作者眼中的数学世界,不能对其观点要求过高。但如果撇开对佩雷尔曼淡泊名利潜心科研的部分不谈,我觉得即使是作为一篇八卦文章(这一部分占的分量是很大的),仍有不少漏洞。

    1、立意方面。这篇文章引用几个学者的话,把丘成桐先生描述成为一个争名夺利的科学投机分子。首先,文中所引用的几个学者相继给丘先生寄发了致歉信;其次,光这个行文目的就很值得斟酌——一个如此有影响力的媒体竟在数学年鉴(ANNALS OF MATHEMATICS)中用洋洋洒洒14页来对某一个人进行层层设套的人身攻击,这究竟出于何种居心?

    2、“He was increasingly anxious about his own standing in the mathematics profession, particularly in China, where, he worried, a younger scholar could try to supplant him as Chern’s heir.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田刚,至少目前为止,是没法跟丘先生相提并论的。论奖项,田刚这辈子也铁定没法跟丘先生比了(再younger,也过了菲尔兹奖年龄了);论成就,丘先生多年前就站在了微分几何之巅(作者本人开篇也提到过);论研究现状,田刚也没看见有什么大动作呀。田刚究竟哪一点能让丘先生 worried?除了能圈钱(by any chance),会戴什么“离菲尔兹奖最近的中国人”帽子之外还有什么?

    3、“Around this time, Yau had his first serious conflict with Chern and the Chinese mathematical establishment. For years, Chern had been hoping to bring the I.M.U.’s congress to Beijing. According to several mathematicians who were active in the I.M.U. at the time, Yau made an eleventh-hour effort to have the congress take place in Hong Kong instead.”大家看看《丘成桐先生声明-ICM申办真相》,我想如果作者的说法是事实的话,那《中国数学会通讯》大概也成了一本科幻杂志了——文章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4、对朱熹平和曹怀东的评价。作者在文种也多次提到credit的某些惯例(convention),是不是朱-曹对庞加莱猜想的证明就因为佩雷尔曼的轻描淡写而纯属多余呢?

    5、作为一个美国记者,何以对中国学术界的诸多“内幕”掌握得如此清楚?是作为文艺工作者的超群想象力让作者构想了这么一个故事还是有幕后大手的操纵?值得一提的是,采访对象中,中国人就只有田刚闪亮登场了。再一次让我感到意味深长。

    第四,关于“北大党委书记回应丘成桐’人才造假’指责”

    1、“这几年,我们从海外引进很多人才,我觉得都很优秀。。。有些批评我们的人其实并不了解情况。”——首先,似乎丘先生不是说优秀不优秀的问题,而是这些“优秀”的人到底在国内呆了几个月;其次,存不存在这样的投机分子,与有多少不是投机分子似乎也是两码事。

    2、“像我们的光华管理学院,从海外引进四五十名博士,90%以上是全职在北大工作的。”——丘先生说的是数学系。我们知道,根据数学归纳法,光第一个成立是不能推导出后面的也会成立的,还需要有一个递归条件——而显然管理学院跟数学系之间是没这个必然联系的。

    3、“从总体上说,北大引进人才是很严格的,我们是很严格地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做的。如果在引进工作中发现问题,一经查证属实,学校会采取措施。”——这是个好想法。的确可以回去好好“查证查证”了。另外,也不用修改网站内容。我想,是个中国学生就学过一个掩耳盗铃的故事吧。

    4、“最近,我看到两则材料,一则是伯克利的项武义教授的一个谈话。在丘成桐的学生时代项教授就认识他了,可以说对丘教授非常了解。另一则材料是上个星期美国很有影响力的杂志《New Yorker》发表的一篇长篇报道,也有很多关于丘教授的内容。我想大家看过这两则材料,对丘教授与田刚和北大之间的争论就会有更客观、更清楚的认识了。”——大家知道这两则神通广大的材料吗?第一就是《北大教授丁伟岳项武义炮轰丘成桐讲话实录》,第二就是前面提到过的《ANNALS OF MATHEMATICS》啦。后者我就不多说了。前者呢,本来我有很多很多话想讲的,不过还是算啦。大家自己去看看吧,咱们北大闵书记推荐的文章,一定要看看噢。两位德高望重的大数学家现身说法:爆料专家是怎样炼成的。对了,这是北大的内部会议,注意,是“内部”噢!~两位大师会告诉大家:打小报告抓小辫子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如果还有兴趣,可以看看这篇:《杨忠道院士致丘成桐先生信的原件》,好像在好多地方都删除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大数学家的惊爆内幕是否属实,不过我倒想说两点:1、丘先生谈的是学术问题,项先生您是否偏题了?2、丘先生真有面子。有一句话大体是这么说的:要看一个人到底有多牛,就看背后是帮什么人在攻击他吧。而对于项先生在学术的造诣,我觉得还是功不可没的。

    5、“《泰晤士报》的高等教育增刊邀请全世界88个国家的上千名专家搞的大学排名,第一次北大排17名(2004),第二次北大排15名(2005)。我们排得这么靠前,与它的评价指标密切相关。我们头脑很清楚,要论办学实力,特别是科研竞争力,我们其实并没有这么突出。”——嘿嘿,闵书记多虑啦~就算您不澄清这点,大家也基本上是把这个当玩笑来看的。另外,把“并”改成“远”其实也不过分的。
    (不好意思,我偏题了,这与丘先生无关啦)

    其实,关于这一系列事情,澄清的方法是很简单的——如果真想澄清而且实属冤枉的话;而舍简求繁的擦边解释是没必要的,因为“解释”跟“狡辩”往往只有一墙之隔。假的东西,说得再多也不会成为真的——而把公众当作是非不分的人似乎也是对公众的一种不敬。

    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怎么样改进,比设法来为自己开脱要明智得多。

    现在某些人在网上散布谣言,对丘先生进行各种无端的人身攻击,这种助纣为虐的行为是很令人痛心疾首的。作为一位成绩斐然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丘先生能这样在公开场合对一个庞大的势力群体提出批评,本身就是一件极其不易的事。而先生提出的很多建议,对中国学术的健康发展,乃至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将是意义重大的。这些不但不反省,反而通过攻击他人为自己辩驳,实乃小人之所为。

    值得一提的是,先后募捐为国内创办了几个数学研究机构并亲自担任要职,但丘先生从来都分文不取,往来路费都是自己掏囊。这种奉献精神,是值得现在很多人反思的。

    感谢丘先生。

    (注:不少地方点到为止未做详细说明,有兴趣者可以查找相关报道和资料。)

  3. 请大家到《中国知网》
    http://ckrd.cnki.net/grid20/Brief.aspx?ID=1&classtype=&systemno=&NaviDatabaseName=&NaviField=
    (查询:作者 — 丁伟岳)

    Local Schrodinger flow into Kahler manifolds
    Schrdinger flow of maps into symplectic manifolds
    进入辛流形映射的Schrdinger流
    Blow-up of Solutions of Heat Flows for Harmonic Maps
    A PROBLEM CONCERNING THE SCALAR CURVATURE ON S~2
    S~2上的数曲率问题
    ON THE EXISTENCE OF PERIODIC SOLUTIONS FOR LIENARD SYSTEMS
    扭转映射的不动点与常微分方程的周期解

    看看丁院士在数学上做过什么工作,从82年起只有8篇文章,其中他单独具名的只有3篇,另外5篇都可能是搭车的?2001年之后是空白,跟当年的张铁生的考卷一样。

    作为比较再看看另外一位也是中科院的博士,丁的学弟,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数学系副教授马文秀(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http://www.math.usf.edu/~mawx/ 的工作。

    马副教授师从屠规彰研究员,(当年中国科学院唯一一位从技术员提到正研究员的),研究成功显著,已经发表论文130余篇, 其中80来篇发表在国际是著名的SCI核心期刊上,现在在美国不过是副教授。http://www.math.usf.edu/~mawx/pub.htm (附带告知国际著名的孤立子专家屠规彰也非院士)。

    可见丁院士的院士水分有多大。象他这水准,连美国一般大学的助理教授都当不到,在台湾也最多当个副教授。可是这般低能的丁伟岳竟然当了北京大学的正教授、博导、什么研究所所长?可见北大水准的低下!

    我实在是很敬佩丘成桐先生的正直和勇气。中国的学术界尤其是北大数学系跟台湾的陈水扁家族到是非常的类似,这真是我们学数学人的可悲! 一个院士拿了国家那么多钱,也就是我们老百姓纳税的血汗钱,中国在学术界是否也该来一个反贪腐倒丁之类的人!?

  4. 丘成桐与田刚的鲜明对照

    送交者: shenming 2005年10月22日08:14:17 于 [教育与学术http://www.bbslan
    d.com

    丘成桐与田刚的鲜明对照

    KE度量

    对照之一:

    丘成桐:每年自掏国际旅费来国内讲学、推进数学发展。

    田 刚:每年骗取国家大量薪水,实际上是变相贪污。

    对照之二:

    丘成桐:对某专著创作有很大贡献,却主动放弃署名权。

    田 刚:卷入多起学术剽窃事件,在学术上污迹斑斑。

    对照之三:

    丘成桐:是获得数学最高奖—菲尔兹奖的唯一中国人,是世界科学大师。

    田 刚:自我吹嘘是离菲尔兹奖最近的中国人,论文常出错,不肯修改。

    对照之四:

    丘成桐:通过民间募捐,为中国成功创办3个数学研究所。

    田 刚:打着政治旗号,不断向国家伸手要钱。

    对照之五:

    丘成桐:尊敬陈身省老师。在UCLA主持召开庆祝陈身省生日国际数学大会,主编3大
    卷论文集。主编《20世纪伟大几何学家陈身省》。在哈佛举办纪念陈身省国际数学
    大会,主编纪念陈省身文集。

    田 刚:过去欺骗丘老师,如今造谣中伤、侮辱丘老师。拉帮结派,暗箭伤害丘成桐
    老师。在网上恶毒漫骂丘成桐老师,导致昔日师兄弟纷纷公开站出来为丘成桐老师
    打抱不平。

    结论:只要稍作对比就可以看到, 丘成桐教授是有良知的爱国数学家, 而田刚是劣
    迹斑斑的人物。

  5. 什么丁伟岳,项武义啊,讲话和放屁一样,没有逻辑,狗屁不通,还有资格批评丘成桐,简直是无稽之谈!!!

  6. Robert/Nick: Many thanks responses. Outlined on our site be interested to know regarding any advantages towards your SEARCH ENGINE OPTIMISATION advertisments the moment this is implemented.

  7. Robert/Nick: Many thanks opinions. I may be interested to listen connected with virtually any benefits in your WEB OPTIMIZATION activities after this is certainly execu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