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一片安宁 — 洪家兴

送交者: 李骏 2005年10月08日05:56:07 于 [教育与学术]http://www.bbsland.com

还我一片安宁

最近,我从朋友送来的email中,才看到“教育与学术”网站“http://www.bbsland.com”上十分令人忧虑的文章(国内看不到此网站),更令人痛心的是今天传来的文章竟然把我也卷进去了。如果此事仅仅涉及我本人,我尽可不屑一顾,但遗憾的是此事涉及他人的名誉,我有义务也必需出面澄清事件的真相,以正视听。

关于“Isometric embedding”一书的计划开始于1998年在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科学研究所,丘先生主持的讨论班。当时他向我和另外两位参加会议的教授(为了给他们两人一片宁静,请允许我不提他们的名字)提出了写一本关于近十几年来“等距嵌入”研究方面进展的书,并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同时也给了我们他在Berkeley的讲义(可能是在台湾讲学后的新版本)作参考。应当说:当时我们三人口头允诺了此事。在后来的几年里,由于我们三人均忙于手头上的研究工作,没有全力投入此书的编写。我只是为99年(可能是2000年)南京大学的暑期讲习班写了一个关于“Isometric embedding”的讲义,此讲义离丘先生的计划和要求还甚远。这期间,每次碰到丘先生,他均要与我讨论此书的问题。2003年,当我收到了我科研上合作者寄来他写的关于“Isometric embedding”讲义,立刻产生了一个想法:把他的讲义和我的讲义合并起来,这是完成此书最省时的方案。于是我就向他谈了我的想法,邀请他合作写一本“Isometric embedding”的书,从而完成丘先生提出的计划。经过二年多的努力,此书将很快最后定稿。

此书从讨论大纲到编写完成,前后经历了七八年,其中参与讨论和编写,对此书有贡献的人不少,如何署名自然是个问题。这一问题的复杂化,我作为自始至终的参与者是有责任的。在初稿中,除了一些公开发表的文章和专著中均能找到的标准内容外,从丘先生的讲义中采用了两个尚未公开发表的材料:一个是关于Aleksandrov环面的无穷小刚性定理;另一个是关于环面类曲面在R4中的实现定理。以我的理解,根据出版惯例,从此书的准备的全过程和书中内容的归属来看应当放上丘先生的名字。但丘先生是一个大几何学家,他是否愿意在目前这一稿子上署名,一直是我思想上的顾虑。我也不愿意被人加上想拉大旗做虎皮的罪名。因此,在寄给丘先生的初稿上没有放上丘先生的名字,书的序言也空着,留待以后一并处理。后来反馈的信息是丘先生愿意署名,但提出了不少修改的意见并且还要增加不少内容。而这些内容不是我们所熟悉的或不是很有把握的。后来考虑到我的合作者对署名的意见,也考虑到我们急于想结束此书编写工作的愿望,丘先生主动提出,他不必署名,这就是事情的经过。这纯綷是科研工作合作过程中十分正常的讨论。何况,在编写此书的过程中,丘先生提出了具体的计划和建议,提供了自己尚未发表的讲稿,而最后没有要求署名,这是很有“大家风范”的态度!

对如此严肃的问题,采用匿名的方式是极不负责任的态度。捕风捉影,无事生非,这种做法的后果在文化大革命中有过沉痛的历史教训。它无益于事情的解决,更无益于中国数学的发展。

请还我一片安宁!现在中国数学界太需要安宁了!太需要和谐了!

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
洪家兴

http://www1.bbsland.com/education/messages/241321.html

4 thoughts on “还我一片安宁 — 洪家兴”

  1. Pingback: Viagr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