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壹基金:一元钱启动爱的传染病

壹报主人对话壹基金掌门

via 壹报 by 守火客 on 5/31/08

李连杰

我是印尼大海啸的幸存者。那一天,我和家人在马尔代夫度假,马尔代夫是一座座高度不超过一米八的小岛组成的。海啸来临的三十秒,海水完全淹没了小岛,我的小女儿已被冲走,我拉着大女儿站在水中,海水淹到了我的耳根,我感到了死亡的绝望……之后,我有反省。当大难来临,金钱,名利,完全没有意义,在那一刻,生命是完全平等的。我们这些留下来的生命,如何活出意义?

想做“公业”

我开始想做慈善的基金,在考察台湾印度泰国美洲的NGO与公益运作后,我有个特别的想法:做一个可持续的基金。为什么这么说。

大家也许注意到,一次大灾难来临的时候,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应对的方式往往是商业经济模式或者说是潮流模式。报纸开动机器报道,人们在短时间情感与爱得到宣泄,简直是感性的大爆发。各个基金全力救灾,但是消息在灾难发生一到二个星期后,人们逐渐冷淡,二个月后人们基本不提。例如我们现在已几乎不提及2008年初的那次雪灾,雪灾中的人们有没有得到真正救助,我们已不知道了。

我设想的模式不同于这些,而称之为“公业”模式。即我设想的基金应是如同水电,码头这样的城市基础设施一样的慈善基础设施,长年长态,一旦启动就能救同一灾难二到三年。这个“公业”不是被流行带动,而是带动流行。

没有鸡也生蛋

在考察了全世界的基金模式后,我觉得都不合适。我谈谈对全球基金的粗浅印象。一类是大基金,他利用大规模基金每年产生的利息发放善款,这些基金在美国较多,往往有百年历史,如同是一只大“鸡”,每年下蛋。第二类是宗教性基金如台湾慈济与国际上的基督教基金,不用太多的宣扬就能维持,人们的信仰就是他的公信。也是能越做越大。

在中国,这些都不可行。我不喜欢抱怨任何制度。也许中国政府也在考虑放开公募基金老百姓能否接受,我愿意换位为政府思考。但是,这是现状:中国公募基金非常少,而且规定,公募的金额每年百分之七十必须放出,只有百分之十允许投资,而且一定要赚钱,否则法人要自掏腰包。只有百分之二十留存增值。那么只有百分之二十的相对增长速度。而中国的宗教基金针对面相当窄。

鉴于中国的这种情况下,我能不能做到没有鸡,也能自动生蛋。这是我考虑的问题。

壹元钱启动爱的传染病 Continue reading 【转】壹基金:一元钱启动爱的传染病